字号:

她们看不见世界,却愿世界看见她们

2019年05月10日 来源:《三月风》2019年第5期

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已有盲人超过1730万,平均100个人中,就有1个盲人。因为看不见,很多盲人都不知道自己的表情,他们或许笑中带泪,或许走路歪歪斜斜,但这些并不妨碍他们有一颗爱美的心灵。赖潘、祝艳媚、胡启莉是居住在重庆的3位盲人女性,她们落落大方地为自己拍了一套专属写真,尽管无法看到,但在她们心中,那就是自己最美的样子。

辑文_《三月风》记者 张西蒙

图_受访者提供

如果你看不到,还愿不愿意为自己拍一套写真?

3位盲人女性给出了答案:她们看不见世界,却愿世界看见她们。

在没有光线和色彩的世界里,重庆市3位年轻的盲人女性,拍了一套“看不见”的写真。

照片里,原本是重庆市特殊教育学校音乐教师的赖潘如仙女般置身仙境;她的同事祝艳媚则是披上了洁白的婚纱,纯洁无瑕;在一家盲人按摩店工作的胡启莉,充满活力、阳光动感。

3套不同风格的写真,她们把自己对于美的理解,揉进了相片里,落落大方地展现给世人,这种美,她们尽管目不能及,心却可以抵达。

MOMO0416_副本.jpg

6F5A7046_副本.jpg
赖潘选择的是一套充满仙气的写真,她平日里说话十分温柔,对待盲生也非常有耐心。

赖潘 外表的温和柔软,骨子里的敏感倔强

“我的眼睛很难画吧,一只大一只小,能画成一样吗?”化妆镜前的赖潘,不时转动着右眼的眼球,小心翼翼地问道。

“能的。”化妆师说。

“我们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总是会不由自主地转动,如果拍照的时候我的眼睛乱动,您可要提醒我一下啊!”化妆的时候,赖潘总会时不时谨慎地问询着。

24岁的赖潘左眼是先天性失明,右眼仅有部分光感。她看东西的时候不得不侧着头,为了更好地感知眼前的事物,她拿起东西的时候,眼睛离物体的距离往往只有五六厘米。

以前,赖潘的母亲总是提醒她不要驼背,每当发现赖潘驼背,母亲总是会在她的背上轻拍一下,直到有一次,被教育得“忍无可忍”的赖潘向母亲嘟囔道:“我只是想要看到地面,如果不看到前面的路,我会很没有安全感。”母亲这才反应过来,随即而来的是一阵心酸:女儿远不如自己想的那般坚强。

赖潘很小就离开了四川老家去外地上学,独自乘坐大巴、火车,对年幼的她来说驾轻就熟,“看”对于她而言,尽管奢侈,却好像不那么重要了。

真正让她感觉到和健全人的不一样是从上学开始的。曾经上过一段时间普校的赖潘,因为看不到黑板和书上的汉字,在同学之中她成了一个特殊的存在。尽管每一次的课文她都是全班背得最快最好的,每一次的算数题她都可以完成得比其他人更快更准确,然而每每听到老师的叹息声,她的心里还是会微微一颤。

后来赖潘转入特教学校,她的“特殊”显得不再那么突兀。在那个模糊的世界里,赖潘更习惯用音乐来表达自己。民族、美声、通俗……与生俱来的天赋,让赖潘更容易在音乐的世界里获得满足。因为很小就转入了盲校,不认识汉字对赖潘来讲,是至今留下的遗憾。“但是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多想要了解和喜欢的事情。所以,很多莫名的烦恼就好像自动地消散了。”

对于拍照,赖潘从未拒绝过,在拍写真之前,有时她会去拍些花花草草,偶尔也会让别人拍下自己的样子。“很多盲人怕跟明眼人相处,他们用清高不屑的姿态伪装自己,其实内心是很脆弱的,也需要明眼人们的关心和理解。”

“但也有一些例外的”,赖潘顿了顿,“也有盲人内心很开朗,活泼健谈,知识渊博,是让明眼人们敬佩和欣赏的存在。不过,我现在离这样的程度还有很远的距离。”

F52A0539_副本.jpg

F52A7706_副本.jpg
34岁的祝艳媚在重庆市特殊教育学院教声乐。她家里住着全重庆唯一一只导盲犬拉多。有了拉多,她上班不用再麻烦家人。

祝艳媚 拉多是骑士,女儿是天使

在试衣间,祝艳媚换上一件满是白纱的长裙说:“我长胖了。”她才生完小孩3个月,此刻正算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减肥,尽管看不见,她也希望自己能看起来“好点儿”。

这不是祝艳媚第一次拍写真,大学里她拍过一次校园写真,结婚的时候也拍过婚纱。“我们三人是分别拍摄的,摄影师问我们喜欢什么样的类型,是浪漫型还是运动型,我一直都喜欢比较纯洁、浪漫的。”

今年34岁的祝艳媚和赖潘在同一所盲校教声乐。到了青春期,孩子们都喜欢那种很多配饰、很多挂件的衣服。如果一件衣服有纱、有珠子、有蕾丝又有荷叶边,那一定是好看的,因为她们可以摸出区别,而T恤则是她们心中最不好看的衣服。

“希望别人能看到好看的自己,这跟我自己看不看得见没有关系。”祝艳媚能够想象出自己梳妆打扮的样子。她曾经见过自己的模样,刚生下来时她有光感,但随着眼疾加重,视觉神经受到压迫,她的世界在13岁后逐渐模糊,“慢慢失了焦距,最后什么也没有了。”就这样,她告别了人生的最后一缕光线。

小时候祝艳媚靠着背谱,一路学习,考过了钢琴八级,参加全国yabo亚搏app高考,以全国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入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音乐表演系,是当之无愧的学霸。

如今祝艳媚家里,住着全重庆唯一一只导盲犬拉多。从申请到成功将拉多带回家,祝艳媚经历了4年的等待。在带导盲犬回家之前,她需要前往大连导盲犬培训基地和拉多进行一个月的磨合与学习,第一次见到拉多,它便亲昵地在她身上蹭来蹭去,“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形容。”

这两年,因为有了拉多,祝艳媚上班不再麻烦他人,它带着她无数遍往返于家和学校,“拉多用生命保护着我,它不仅是我的眼睛,更是我的家人。”如果说拉多是祝艳媚的骑士,女儿则是她心里的小天使。

“怀孕的时候听莫扎特,出来了就听欢快的儿歌。”谈到女儿的祝艳媚,一瞬间幸福感溢于言表。然而她没有给女儿喂过奶,奶都是挤出来孩子的外婆喂的。

她甚至没有真正地看过女儿:“听别人说,我女儿下巴像我,其他地方像爸爸。我摸她,她的脸圆圆的,头发茸茸的,就像摸小兔子……她鼻子小小的,摸着比较挺。眼睛小小的,嘴巴也小小的……我想应该是红红的吧。”

056AC721653828EAD040736985C0B48F_副本.jpg

6F5A7268_副本.jpg
胡启莉是个热爱生活、充满活力的姑娘,她参与过很多运动,现在依然保持着健身的习惯。“因为生完宝宝,身材多少有些走样,之后有信心能练回来。”

胡启莉 只是眼睛看不见,又不是傻

“风格我来挑选,摄影师告诉我服装什么颜色,会配什么妆容,搭什么发型,然后我们商量着来选。”胡启莉说,这是一般的摄影师做不到的。“别人不理解我真正的意思,会把我拍得很丑。”

她内心其实很喜欢拍照,但因为小时候的一次“阴影”,后来对拍照多少有些抗拒。有一年生日,婶婶带着胡启莉去照相馆拍照留念,胡启莉拼命解释,摄影师还是不断重复“为什么不看镜头”“向上看,再向左一点”“你的眼睛明明在转啊”……“ 其实很多时候不需要他们教我们,需要的是理解。”

胡启莉的父母给她取小名甜甜,尽管是先天性失明,但在她心中有自己的颜色和线条。她喜欢“看”灌篮高手,喜欢做手工。她用彩泥做过一个兔子吃草的小玩具,是粉色的兔子,但兔子的脸上,鼻子下边贴了一大把草,这大概就是她对兔子吃草的理解。

她很小就开始住校,因此有很强的独立能力。毕业后她尝试过各种各样的工作——按摩师、电话客服,还在餐厅包过饺子……很多人不相信她能行,但她都用实际行动向他们证明,自己作为盲人,也能胜任各种工作。“后来他们用我都不是出于同情,而是觉得我值。”

父母一直鼓励胡启莉去尝试,四五岁的时候,她甚至可以用剪刀做手工。邻居很惊诧说怎么给孩子玩这个,弄伤了怎么办。胡启莉的爸爸说:“没关系,她只是眼睛看不见,又不是傻。”

胡启莉一直认为爸爸是世界上最爱她的人。“只是眼睛看不见,又不是傻”成为她一生的信条。她开启了满点生活技能——发微信都是发文字;出去旅游尝试蹦极、漂流等极限运动;平日里会试着自己做甜点,还喜欢游泳和健身。有时她会和丈夫出去看电影,丈夫是高度近视,会给胡启莉当解说,二人在轻声细语不吵到别人的前提下,享受着片刻的小幸福。

生了孩子后,胡启莉“几乎天天在想孩子的将来”。她经常逗宝宝:“儿子,妈妈的手机放在哪里,帮妈妈找一下。”她会有意识地引导孩子“妈妈看不见”的事实。

2018年8月,胡启莉给苹果公司投了简历,一个月后完成了第3轮面试。“一般情况,别人可能会觉得盲人去苹果公司不可思议,其实我只要拿着‘棍子’,哪都敢去,多问总不会错。”胡启莉把盲杖称为棍子,她说有时候传统的想法很难改变,人们印象当中的盲人可能是衣冠不整,沿街乞讨,要么就是按摩师什么的。其实并不都是这样,“我总是想给自己带来新的变化,生完孩子后真的没有了自己的时间,发现所有的角色都扮演完了就是没扮演自己。”现在的胡启莉,想要从妈妈的身份中跳出来,进一步实现自己的价值。

JFBCM3VRQJJ9~ZZ40A@2)$L_副本.jpg

公益人妙妙

“只不过对她们好一点点”

妙妙曾经策划过很多公益类摄影,在炎炎夏日里拍摄环卫工人,重阳节进行“关爱老人”的摄影,为听障人士拍摄亲子照片……她创办的木棉纪摄影机构因此存储了海量的关注弱势群体方面的照片。

一次,妙妙在浏览报纸时看到一篇文章——《盲旅》,讲述盲人相互帮助,以自己的方式去探索世界的故事。“我觉得这是另一番美好,既然看不见可以旅行,那为什么不能给盲人拍写真呢?”

她联系到重庆盲协,很快对方就回复信息说有好几个女孩想拍这样的写真。“她们第一反应是‘真的免费吗’‘我们真的可以拍吗’‘你们愿意给我们拍吗’。”

和赖潘、祝艳媚、胡启莉3人沟通,妙妙的思维又一次被打开了。“她们看不见照片又有什么呢,这是对美的一种传递。”

为了更好地完成工作,妙妙要求团队里的所有人体验一天盲人的生活。从蒙上眼睛吃一顿饭开始。“第一个不到几分钟就放弃了,我是第二个放弃的,同事们夹菜的时候手忙脚乱,筷子在打架,根本不能好好吃一顿饭。”妙妙说,原本20分钟的一顿饭吃了将近1个小时。有了这个起点,妙妙和摄影师们感到拍摄赖潘3人基本没有隔阂。

“这3个盲人女孩给我们最大的感受就是要更用心,她们会比普通人更客气,会以双倍回报你对她们的好。”妙妙说,其实自己也只不过是对她们比一般顾客好一点点而已。

“自己以前还是太狭隘了,总觉得盲人的世界是黑白的,其实不然,他们体会到的世界,或许比我们更美好,他们对美的感悟,或许比我们更纯粹。”

版权声明

  • 中国yabo亚搏app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yabo亚搏app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yabo亚搏app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yabo亚搏app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yabo亚搏app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yabo亚搏app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yabo亚搏app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